派彩网江苏快三走势图:主管:中國報道新聞集團主辦:中國報道新聞社

您當前位置:开奖结果今天江苏快三 > 書畫精品 >

書畫精品

李可染的最后十年作品

時間:2018-01-14 11:36 作者:網絡 來源:人民網 點擊量:   


 斗牛圖(國畫) 46×68.5厘米 1988年 李可染
 斗牛圖(國畫) 46×68.5厘米 1988年 李可染
原標題:李可染的最后十年作品

由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央美術學院、北京畫院、李可染藝術基金會共同主辦的“紀念李可染誕辰110周年——墨天神境·李可染最后十年作品展”于11月30日在國家博物館開展,共展出李可染先生1979年至1989年最后十年的162幅繪畫及書法作品。

為什么將“最后十年作品”作為展覽的主題?李可染先生作為中國畫壇的一代宗師,作品廣為流傳,被人熟知,雖然李可染先生生前舉辦的展覽甚少,真正意義上的個人展覽,只有1986年在中國美術館西南和西北二個角廳舉辦的“李可染中國畫展”。但他過世后,李可染藝術基金會獨立或與其他相關機構合作,曾以不同的展陳方式和分類體系,在國內外舉辦過大型展近20次。今年是李可染先生誕辰110周年,以什么樣的展覽方式能讓觀眾更深入地理解這位杰出藝術家的人格與藝術,且減少重復之感,這成為我們在籌備展覽時面臨的最重要課題。

李可染先生是有理想和自覺擔當的藝術家,他的人生始終按照復興、發展民族文化需要的軌跡前行,即使遭遇戰爭、災難、疾病,也從未偏離。他在1941年提出“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最大的勇氣打出來”,上世紀50年代提出“可貴者膽、所要者魂”……至上世紀80年代末期他堅定的民族期許“東方既白”的整個過程,有如唐僧取經般,歷經千難萬險,抵達終極目標,收獲到近乎完美的結局。

在他水墨探索的近70年中,大部分時間都在有計劃的“厚積”。李可染先生向前人學習、向傳統學習,研究深厚而廣博的民族文化,他摹古人畫作、習名家名帖、學習民間高手,同時如饑似渴地從京劇、評彈、地方戲等其他藝術門類中汲取養分。上世紀50年代初,他開始了“厚積”的另一個重要部分——向自然學習。寫生不但是李可染先生實現其文化目標的重要步驟,同時也恰逢那個歷史時期的特定需要。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曾出現一股“虛無主義”,認為中國畫不符合時代要求,表現力已經無法為新中國服務,應當被拋棄。所以那時中央美術學院取消了中國畫系,一批老教授下崗,如李苦禪先生被調到傳達室工作,李可染先生則被安排去教水彩……這是中國畫的存亡之際,是歷史的節點,該如何抉擇?

李可染先生自13歲時拜師鄉賢錢食芝,開始在中國水墨這條源遠流長的古老長河中暢游探尋,1929年他考入杭州國立藝專,跟隨林風眠校長、克羅多導師學習油畫。學校里東西方文化碰撞又融合的寬松學術氛圍,讓李可染先生較為充分地學習了西方藝術和文化,從而建立了他開闊的文化視野。他喜歡許多西方藝術大師,如倫勃朗、高更、米開朗基羅、勃魯蓋爾、米勒、珂勒惠支等等,但他在畢業后沒有選擇西畫,而是堅持中國畫創作,一生沒有改變——這就是李可染先生的態度和選擇,他始終堅定地在民族文化發展前沿努力奮斗,在中國畫轉折的關鍵時刻,又一次勇敢而理性地站出來。所以從1954年到1959年,他密集的長時間深入到生活中去,每次都長達數月,其中1956年連續寫生時間長達八個月之久,行程數萬公里。每次行前,為做好心理、技術和裝備上的各項準備,他都會在京郊反復進行寫生練習。李可染先生以對待一場決定生死存亡戰役般的嚴謹態度,一絲不茍地執行著他的藝術戰略,從大自然中尋找靈感與生機。他與志同道合的老朋友們一起走出畫室,向祖國山河與生活尋找方向與靈感,他們擔當起改變中國畫命運的重任,歷史記載了他們的艱辛與成就。寫生實踐,不但讓中國畫得以存在和發展,也完成了李可染先生早年的階段性理想——成為“透網之鱗”,就此他實現了“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最大的勇氣打出來”的目標。

上世紀60年代,李可染先生一批作品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大眾面前,如《萬山紅遍》《杏花春雨江南》《魯迅故鄉紹興城》《榕湖夕照》《山村飛瀑》等,此時李可染先生的創作已有了明確的時代感與個人面貌。

隨后的特殊十年,使得李可染先生的創作不得不暫時中斷。處在磨難之中,他并未迷失和忘卻文化責任,在艱苦的環境里堅持用練習枯燥的橫平豎直來錘煉筆墨,后來他稱這批練習為“醬當體”,即過去醬菜店和當鋪粗拙有力的牌匾字體。上世紀70年代末社會環境逐漸平靜,恢復創作之初他決定再次走進自然,在夫人鄒佩珠先生、兒子李小可和學生李行簡等人陪同下去黃山、九華山等地寫生,這也是李可染先生最后一次外出寫生。

1979年,歷史的機遇和李可染先生個人條件儲備達到了高度契合,雖因歷經磨難,身體多病,但強大的理想支撐和日漸寬松的環境讓他煥發了難以想象的創造力。那時他常說:“我是時間的窮人。”在1979年至1989年這十年間,他像一個精力旺盛的年輕人,藝術創作如井噴般勃發而出,創作出許多經典名作,如《春雨江南圖》《山靜瀑聲喧》《漓江山水天下無》《無盡江山入畫圖》《千巖競秀》《井岡山》等,這些作品是中國畫新時代的經典之作,也是李可染先生一生追求的藝術之“魂”。

回顧李可染先生的藝術歷程,最后十年的藝術與狀態,是他一生的總結,是他奮斗的結果,是他藝術的巔峰,也是中國畫的里程碑。所以我們以“最后十年作品”為紀念李可染先生誕辰110周年展覽的主題,這不僅僅是對李可染先生,也是對二十世紀所有為中國文化發展努力探索的藝術大家們的最好紀念。李可染先生一生有六個齋名、堂號,“有君堂”從上世紀40年代一直用到上世紀70年代,歷時最久;“師牛堂”最為著名,晩年大部分作品都落此堂號。在上世紀80年代后期,李可染先生有意改堂號為“墨天閣”,此時的先生已經清楚地看到自己藝術理想逐步完成,于是說道:“如果再畫得好一點就用‘墨天閣’為堂號。”“墨天”——代表著李可染先生心中藝術的最高境界和他崇高的個人理想,故為此展取名“墨天神境”。

展覽結尾處,我們特地選了兩幅作品:一幅是《松下觀瀑圖》,為李可染先生1943年所作,1979年在故紙堆中發現此畫后,先生回顧三十多年的藝術探索之路,感觸頗深:“余研習國畫之初,曾作二語自勵,一曰:用最大功力打進去;二曰:用最大勇氣打出來。此圖為我三十余歲時在蜀中所作,忽忽將四十年矣。當時潛心傳統,雖用筆恣肆,但處處未落前人窠臼,所謂企圖用最大功力打進去者。五四年起,吾遍歷祖國名山大川,歷盡艱苦,畫風大變,與此作迥異。古人所謂入網之鱗透脫為難,吾擬用最大勇氣打出來,三十年未知能作透網鱗否?一九七九年于廢紙中撿得斯圖,不勝今夕(昔)之感,因志數語??扇?。” 另一幅是李可染先生晚年的代表作《山靜瀑聲喧》,作于1988年,“雨余樹色潤,山靜瀑聲喧。一九八八年歲次戊辰夏七月上旬,可染寫于渤海之濱。”葉淺予先生看到這幅作品后說:“可染,如果你今生只有這一張畫,我以為足矣!”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展覽,可以讓觀眾看到李可染先生決心深入優秀傳統文化之時,至為達到他讓民族文化這顆璀璨明珠拂去蒙塵、重現光彩的理想的奮斗歷程。

(作者為李可染藝術基金會秘書長)

 
峰高無坦途(書法) 38×45.5厘米 李可染
峰高無坦途(書法) 38×45.5厘米 李可染
 

責任編輯:劉海洋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理事單位 | 廣告代理 | 戰略合作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公告公示
版權所有 中國報道新聞社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監督電話: 010-52872529 法律專職律師:覃健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京ICP備:京ICP備15044995號 公安部:京公安網安備:11011202001965號 技術支持:开奖结果今天江苏快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