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三走势图综合版:主管:中國報道新聞集團主辦:中國報道新聞社

您當前位置:开奖结果今天江苏快三 > 人生回憶 >

人生回憶

一位甘肅政法干部的歲月沉思大型系列報道連載

時間:2017-08-04 06:47 作者:裴國棟 來源:中國報道新聞網 點擊量:   



作者近照




作者簡介
 

       (本報北京訊)裴國棟 男,漢族,出生于1950年7月17日(農歷6月初3日)。甘肅省清水縣賈川鄉裴家莊人。甘肅師范大學中文系畢業。曾先后任天水地委報道組新聞工作者、清水縣委報道組組長、天水地區勞改支隊辦公室主任、天水地區司法處辦公室主任、天水市法學會秘書長、天水市社會治安綜合治理辦公室副主任、主任,天水市委政法委副書記等職。2010年按副地級干部待遇退休。在國家級、省級報刊雜志上發表過近千篇文稿;起草撰寫過大量的公文類文章。在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中做出突出貢獻,曾多次受中央和省、市的表彰獎勵。中央組織部﹑中央綜治委曾給予嘉獎。
 


作者故居—    清水縣賈川鄉裴家莊
 

一位甘肅政法干部的歲月沉思系列報道之一


作者工作過的地方—天水市人民政府

 
 

自       序
 


       我原定的書名為《往事回睦》,在修改時總感到平淡無味。文章中涉及的許多內容是自己成長過程中對社會、人生、世事的一種洞察和審思。即更名《歲月沉思》為本文的書名。

       書槁成文后“中國報道新聞社”以《一位甘肅政法干部的—歲月沉思》為標題分別在“中國報道新聞網”、“中視網”、“一畫開天藝術網”三個媒體同步并機連載。對我鼓舞很大,督促我對此文進行了修改校正。

       《歲月沉思》實際是以自己的人生經歷為主線,真實地記錄了記事以來近六十年個人、家庭以及整個家族在社會變革中的悲歡離合。本書從家庭變遷、個人成長過程和事業奮斗中折射出所處的時代背景、生活環境、風土人情和社會發展變化過程及自己人生旅程中的成敗得失。它用真實的史料,把人生經歷中發生的一些事件呈現出來,表現出了個人命運與國家、民族的血肉關系。實際是我人生的感悟,歷史的見證、時代的記錄,也是本人對一些社會問題的思考。

       時光流逝,荏苒的時光就這樣悄悄地,慢慢地消失了。

       在我短暫的一生中,走過風、走過雨;經歷失敗、體會成功;品嘗過痛苦、享受過歡樂;走過泥濘、踏過坎坷、經歷過挫折和萬苦千辛才幸運的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陽光小路。遠去的塵封往事值得品味,逝去的青春值得回憶,走過的路子留下了時代的印痕,藴含著成長的足跡。

       往事歷歷在目,心緒不堪回首,每當我閉上眼睛沉思,那故鄉的炊煙、童年的月夜、父母親的教誨,還有身后留下的串串人生足跡,以及那山間不知名的花草發出的淡淡清香和村前東流小河潺潺的水聲……猶如一幕幕古老電影鏡頭似的在腦海反復顯現,仿佛把我帶到了已然逝去卻永不會磨滅的遠方。

       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幼年經歷了人民公社化“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的忍饑挨餓;上學期間遇上了“文化大革命”,在??文指錈睦順敝猩媳本┙郵苊饗煸暮?ldquo;長征大串聯”;退學回鄉后,在生產隊“農業學大寨”運動中披星戴月,戰天斗地,投入到改天換地的戰斗行列;在公辦小學下放到大隊來辦的浪潮中當上當上了民辦教師,不拿工資拿工分,在教書育人的行列工作了五年多時間;后來有幸被推薦上大學,成為特殊環境下的“工農兵大學生”;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后,先后在新聞單位、政法部門工作三十五年時間。在我的人生旅途中,從一名農村放牛娃到一名國家工作人員,經歷了身份的變遷和各種政治運動?;叵肫鵠湊廡├諛?,件件在心。

       閑暇之余,和同事聊天,與家人交談,就會談及幼年時的家庭磨難;學生時代的學習生活;父母﹑兄弟姐妹的生離死別;參加工作后的崗位的變遷。這些往事,恍如昨日。故此在同事和家人的鼓勵催促下,我坐在電腦桌前,生疏地敲起了電腦鍵盤,把學習打字與往事回憶同步而行,開始回憶走過的路、沉思人生旅途中遇到的事件和人物。

       回憶走過的路,我珍惜了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人生在世,與父母、妻子、兒女、同事和朋友之間相處實際都是一種緣分。坦誠地說,不論是在家庭、在單位還是朋友之間,我始終懷著一顆誠摯的心,真誠地對待每一個人。我深深地感謝曾經幫助、培養、教育我的領導和同仁,使我這個農民的兒子在政府部門有了一席之地;感謝所有關心過我的親人、同事、朋友,幫我渡過工作和家庭的道道難關;感謝九泉之下的父母親,含辛茹苦地把我養大;感謝我的兄弟姐妹,是他們起早貪黑掙工分供我上學;感謝我的家人與我風雨同舟,共患于難,共同支撐了這個家庭!

       在我的一生中付出與緣分緊密相連,我與任何人沒有大的過結。我問心無愧,盡管太多的辛酸融進了昨日的犁鏵;盡管難以抹去的憂傷充斥著我的心靈;盡管大半生的精力揮灑在征途上;盡管癡笑我傻的聲音揮之不去……但我做人的唯一指南是自己的良心和責任,感到慰藉的是自己的正直與誠實得到了人們的認可。

       我沒有著書立傳之意,也沒有在人前評功擺好之念,只是想把自己的經歷述說給后代,讓他們知道我們這代人坎坷的經歷和辛酸的奮斗史,讓他們不要忘記在人生道路上曾經幫助過自己的好人之恩。讓他們牢記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開拓事業,成就美好未來,讓他們從我人生的成敗得失中吸取教訓,走好自己的路。

       文章是現在寫成的,而所講述的許多事情,都是發生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到廿一世紀初的陳年舊事。當年所親身經歷過的人,有的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有的也將是古稀之年。這其中的許多事件是對是錯,歷史大多已有定論。暫無定論的我也不多加評論,只好由后人去評說罷了。

 

賀國棟同學《歲月沉思》付梓

 

馮天真 于甲午秋月
 


黃河岸畔幸識君,
 

四十年來誼長存。
 

生計艱難半書淚,
 

事業有成一路平。
 

孝親未盡終抱憾,
 

仁愛永留昭后生。
 

大夢醒時向晚唱,
 

妙筆生花著鄉親。
 

 

★  馮天真:作者系甘肅師范大學中文系同學。

 

出身篇(一)
 

父親晚年的不幸遭遇系列報道之(五)
 

 

       父親的晚年是很不幸的,孤獨和災難始終伴隨著他。母親在世時家里的事全由母親操心,父親只默默無聞地干活。父親六十二歲那年母親去世,一直由母親作主不會操心的父親悲痛欲絕,幾天湯水未進,我們再三勸導,絲毫也沒有起作用,他只是不停地抽了旱煙抽水煙,抽了水煙又抽旱煙,一鍋一鍋抽著悶煙。逢年過節他總是躺在炕上哀聲嘆氣,悶悶不樂,偷偷的流淚。母親去世那年農村實行了包產到戶,我工作在外,家里只有妻子和年幼無知的兩個孩子,很少有人陪他聊天說話。他一人孤獨地住在母親在世時他們住過的那個堂屋。父親他老人家承受著母親去世的沉重打擊,再加上包產到戶以后整個家庭的負擔,使他疲憊的身心雪上加霜。我每次回到家也盡可能坐在父親炕頭與他交談,拉家常,一起收拾房間衛生,一起下地干活,想盡力改變他的生活習性,讓他鼓起生活的勇氣,可始終感到收效甚微。父親的脾氣也變得更加古怪,少言寡語、愛獨自一天,不愿和人交往,好象變了一個人似的。后來,我搞清了父親的心事,原來母親去世對他沉重地打擊,使他在那個陰影中還沒完全走出來。我才懂得“再孝順兒女也比不過貼身老伴”的道理。

       就這樣一年多時間,父親的厄運又悄悄來到他身邊。

       1982年11月的一天早上,西北風像刀子似的刮著,天空中紛紛揚揚下著鵝毛大雪,地面凍得像鋼板似的。一出門一股刺骨寒風迎面撲來,像千萬根針刺在臉上,疼痛難忍。父親和往常一樣,胳膊彎挎著糞筐,手拿著鐵鍬去村外拾糞。說起拾糞,現在的年輕人可能不會完全明白,可在我們那個年代拾糞是每個農民經常干的活。記得父親經常早出晚歸拾糞,他一手拿鐵锨,一手提著糞籃子,不管出工上地,還是收工回家,始終糞筐不離手。父親常說:“莊稼一朵花,全靠糞當家”。包產到戶以后,父親更加殷勤,給自家地里拾糞比過去起得更早,當別人早晨開門倒尿盆的時候,他老人家早已拾完糞回到了家。就在那天早上,父親和往常一樣胳膊挎著籃子去拾糞。他走在村莊西邊叫小河溝的一條小路上,不慎摔了下去。小河溝是裴家莊和林河村兩個自然村的分界線。溝西邊是林河村,東邊是裴家莊。過去這條路比較寬暢,是一條通往天水縣城北道阜的大道,北山上十幾個村莊村民趕上牲口去北道埠和金集鎮趕集都要經過這里。在那學大寨運動中,林河村搞改河增地時把水從西邊他們村莊那里改到東邊裴家莊這邊來。使這條路經常年洪水沖刷,路越沖越窄,溝越沖越深,最窄的地方只能側著身子免強跨過去。沖出的斷崖足有四、五丈高。父親不小心就從那最窄的地方摔了下去。

       有人說家里出大事往往有先兆。說來也奇怪,就在父親失崖的那天晚上,我在清水縣委工作時住的那間房子作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家鄉稠泥河發大水,洪濤滾滾,泥漿滿岸,父親被稠泥河的洪水卷走。我拼命地追趕,抓住父親的手使勁從泥漿中往出拖,但始終沒有從泥漿中拖出來。醒來后也并不在意??傷潞笥執油分廖倉刈雋蘇飧鐾拿?,這才使我非常吃驚。那時我連一塊手表都沒有,急忙起身去縣委門口傳達室看墻壁上的掛鐘,正是午夜二點鐘。我驚魂未定,再也不能入睡,一直熬到天明。吃早餐時,就把這個夢告訴了同事,大家勸我“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不要去理會”。 誰知上班不久,妻子托人從鄉政府打來電話說:“父親病危,讓我速返家中。”回味晚上的那個不祥之夢,使我頓感兇多吉少。

       那時從清水縣城到老家裴家莊還沒有客運車輛,我立即動身,含著悲痛的淚花,踏著厚厚的積雪,迎著鋼刀似的西北風,用半跑的速度往家里趕。縣城離老家五十余里山路不到四小時就趕到。邁進大門看見家里圍著許多人。鄉衛生院的幾名大夫忙著給父親打針、輸液進行治療。村民們在院子里七嘴八舌的議論著父親的這次不幸遭遇。父親處于極度昏迷狀態,他頭上纏裹著許多紗布,臉腫得面目全非,躺在土炕上一動也不動。我急忙上炕摸了摸父親的手、臉,聽了聽他微弱的呼吸,頓感十分危急??醇蓋自縞銑雒攀彼┑哪羌破ぐ闌構諫砩?,小便失禁所穿棉褲被尿液濕透。我含淚重新鋪好床鋪,換掉所穿的衣服。大夫即告訴我,父親病情非常嚴重,建議盡快送往城里大醫院救治。五叔也對我說:“孩子,看來是兇多吉少,去盡快準備后事,萬一……。”我思量去城里醫院路途遙遠,車輛顛簸,途中安全難保。于是,我從最壞的方面著想,一方面準備棺木、壽衣等殯葬用品;另一方面千方百計想辦法從縣醫院請大夫來家搶救。于是連夜去鄉政府用電話和縣委工作的同事聯系,求他們幫忙從縣醫院請大夫來家治療。馮如柏同志當時負責縣委宣傳部的工作,他聽后非常同情我的遭遇,爽快地答應幫我請大夫來家給父親治療。第二天十點左右,縣醫院一名姓閆大夫在馮如柏部長和同事王惠麟同志的陪同下來到家中。事后,才知道這個大夫姓閆,名叫閆天瑞,是縣醫院副院長。閆院長認真負責地進行診斷,制定了治療方案。并且取得鄉衛生院的幫助,鄉衛生院確定了一名醫護人員完全按照醫院的那種治療方式進行護理和治療。就這樣,經過十多天的全力搶救,父親終于脫險,命總算保住了,但給他留下了嚴重的腦震蕩后遺癥,使他晚年極度可憐地生活著。

       從那時起,父親手腳不便,耳朵不靈,走路一癲一癲的。特別是嚴重的腦震蕩后遺癥使他成老年癡障,經常一人自言自語地說話,晩上睡下高聲喊夢話,脾氣也變得更加孤僻和倔強。從那時起到1991年去世的十年時間里,我從未見過父親開懷的笑容。父親呆滯的容顏、走路顛簸的樣子從那時就永遠刻在了我的心靈深處。至今我作夢仍然夢見父親那呆滯的模樣。

       我從出生到父母親去世,始終和父母親生活在一起。1985年3月,我調到天水地區司法處工作,就把父親接進了城里生活。在農村呆了一輩子的父親怎么也過不慣城里人的生活。說他住慣了農村的寬房大院,城里的樓房象“螞蚱籠”一樣實在住不下去。再加上所住樓房是無電梯的六樓頂層,父親腿腳不靈上下樓實在不方便,住了沒幾天鬧著要回去。有一次,吃飯時間不見父親回來,我們四處打聽,才知道他沒有告訴家里就獨自一人徒步往老家走。我再三開導,父親還是堅持要回老家去生活。五叔知道后也勸我不要把父親強往城里留,由他的性子愿留在城里就留在城里,愿回鄉下就回鄉下。兄長也勸我把父親交給他和他在一起生活。就這樣我把父親送回了老家,仍然住在了母親在世時他們住過的那個堂屋。我家老院雖然院子和兄長的院子雖只有一墻之隔,但必竟是兩個院子,加之兄長農活忙,照顧父親也不是十分方便。父親一人居住那么大的院子里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使他更加孤獨的生活著。
 

【責任編輯:劉海洋】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理事單位 | 廣告代理 | 戰略合作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公告公示
版權所有 中國報道新聞社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監督電話: 010-52872529 法律專職律師:覃健
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 京ICP備:京ICP備15044995號 公安部:京公安網安備:11011202001965號 技術支持:开奖结果今天江苏快三 Power by DedeCms